通用汽车世纪大罢工,特朗普、腐败案与曹德旺预言 - 西安新闻网
西安新闻网

通用汽车世纪大罢工,特朗普、腐败案与曹德旺预言

  原创汽车头条2019.9.17我要分享

  随着纪录片《美国工厂》的播出,中美企业在全球化进程中所遭遇的企业文化和制度冲突再次引发了热议。

  作为纪录片的男一号,玻璃大王曹德旺的一句:“美国工会不适合制造业”却让他在时隔不到一个月后,成为了新时代背景下的“预言家”。

  据外媒报道,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于当地时间9月15日号召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工人举行全国性大罢工,这是十二年以来UAW举行的最大规模的工人罢工,也是数年以来私营行业工人举行的最大罢工之一。

  路透社评论称,此次罢工会导致全美数十个工厂停产,或将影响整个美国的经济。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曹德旺就曾向媒体表示,通用将死于工会,怎知一语成谶。

  

  然而,从表面上来看,UAW的罢工是源于通用公司与其就薪水、医疗福利、临时工、就业保障等问题上未能达成初步协议,谈判陷入僵局,从而使UAW出此下策。然而,罢工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更为复杂且耐人寻味的。

  “为民请命”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曹德旺在《美国工厂》中曾说:“美国工人效率低,产出低,不能管,一管他们就找工会去了。”在他看来,欧洲工会的作用其实是变相保护了那些工作不努力的人,美国制造业的衰败就是由工会引起的。

  UAW曾因其为汽车工人带来的高工资和退休金而众所周知,然而时至今日,所谓“民权至上”的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真是为工人的权益而“鞠躬尽瘁”吗?

  据悉,就在UAW与通用谈判期间,该工会“后院起火”,领导层正陷入一场巨大的腐败丑闻。

  

  当地时间9月12日,UAW董事会成员 Vance Pearson 因涉嫌挪用工会经费而遭到美国司法部的行事讼诉。9月13日晚,通用汽车也借机表达了对此的“愤怒及关切”,称:赋予UAW的权力和信任被严重滥用,工会的高层没有任何借口牺牲他们所代表工人的利益,来充实自己的腰包。

  事实上,这也已经不是UAW首次陷入腐败风波了,在此之前,UAW与FCA之间腐败案相关的调查就已经持续了3年,简要而言就是美国联邦指控称FCA高管与UAW领导人相互勾结,贪污行贿,将用于员工培训的资金装进自己口袋。

  这项多年的调查导致UAW前劳工关系负责人Alphons Iacobelli锒铛入狱,在今年8月,美国联邦还使用搜查令突袭UAW主席的家,据外媒报道,FBI在车库掏出大量现金。

  

  虽然UAW在极力自证清白,但9月12日的刑事诉讼却让这份“清白”颇为无力,也让那些行业内寄希望于这个组织的普通工人颇感无奈。

  因此,腐败滋生的UAW真是为工人的权益而奋斗吗?我们或许要打上一个问号。值得一提的是,Vance Pearson预计将于当地时间9月17日在密苏里州联邦法院出庭,届时UAW却突然于9月15日号召罢工,并呼吁工人于16日上街游行的作法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细细想来其实事情的发展也颇有戏剧性,通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于UAW的罢工行为颇为失望,“我们是本着诚意来进行谈判的”,而腐败案缠身的UAW却喊着“为工会成员和这个国家工人阶级的基本权利而奋斗。”的口号展开了罢工运动。

  特朗普自食其果

  虽然UAW一度深陷腐败案件,但是无可否认其在美国工人中确实有着不小的凝聚力。通用汽车遭遇如此大规模的罢工还要追溯到12年前,当时通用汽车的两日罢工导致美国80多家工厂被迫停产,通用自身也一天亏损逾3亿美元。

  显然,通用深谙“罢工”的杀伤力。据了解,此次罢工的导火索是通用汽车决定关闭其在美国的四家工厂,而这将导致部分工人面临失业。

  在双方的谈判过程中,通用则表示工人工资福利实际相较于其他非汽车行业的工人而言已经够高,且公司已投资超过70亿美元,创造了数千个工作岗位,为工人提供加薪和福利改善措施。

  但即便如此,UAW领导层仍旧以“不相信能和通用达成避免罢工的协议”为由,开启了此次行动。然而,此次罢工事件的导火索如若再往前追溯,那么最后的落脚点或许仍旧是特朗普一意孤行的“贸易霸权”主义。

  

  通用为何要关闭其在美国的工厂?事实上这就是在这场特朗普以“维护美国经济利益”为由发起的“战争”中的无奈之举。

  在美国钢铁贸易保护措施的系列打击下,美国国内钢铁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从而价格上涨,汽车公司成本增加,直接影响利润,体量巨大的通用汽车自然遭到了重创。

  对此,通用汽车不得不做出“断臂求生”之举,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成本控制,于是去年11初通用北美员工裁员的数量占据了总人数的36%,此后又宣布陆续关闭美国本土5家工厂,裁员1.4万人。

  就是通过这一系列的成本控制,通用才得以实现11亿美元的成本节约,几乎占据了今年二季度24亿美元净利润的半壁江山。

  然而,通用“开源节流”所换来的利润上的起色,却或许因这场大规模的罢工而付诸东流,甚至美国汽车业都会因此雪上加霜。

  

  毕竟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车市就一直处于疲软的状态,据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美国汽车市场总销量下降2.4%,预计全年销量为1680万辆,这将是2014年以来美国新车销量首次跌破1700万辆。

  当下,美国车市严峻的环境还能遭受如此大规模的汽车工人罢工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若其他工人借此效仿,那后果怕也不堪设想。难怪在此次罢工事件之后,特朗普焦急敦促双方,“赶快聚到一起,并且达成协议!”

  严格来说,而今的这一局势,也未尝不是特朗普一意孤行后的自食恶果。

  现如今,美国车市自身之困局加之贸易战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让美国各大汽车公司不得不做出“裁员”、“关厂”的抉择,通用绝非个例,除此之外还有福特,然而车企的自救措施换来的是工人的不满,UAW与汽车制造商之间面临着新一轮的争端和谈判,稍有不慎就是“杀伤力”巨大的罢工运动。

  因此,纵观整个美国汽车行业,无疑正面临着极为棘手的恶性循环,如何缓解工人与企业双方的矛盾显然是目前的重中之重。

  简而言之,美国汽车行业的复苏之路道阻且长,面临着严峻挑战的绝不仅是通用,而最后落脚点则还是在于一意孤行的特朗普,需要看清形势。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随着纪录片《美国工厂》的播出,中美企业在全球化进程中所遭遇的企业文化和制度冲突再次引发了热议。

  作为纪录片的男一号,玻璃大王曹德旺的一句:“美国工会不适合制造业”却让他在时隔不到一个月后,成为了新时代背景下的“预言家”。

  据外媒报道,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于当地时间9月15日号召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工人举行全国性大罢工,这是十二年以来UAW举行的最大规模的工人罢工,也是数年以来私营行业工人举行的最大罢工之一。

  路透社评论称,此次罢工会导致全美数十个工厂停产,或将影响整个美国的经济。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曹德旺就曾向媒体表示,通用将死于工会,怎知一语成谶。

  

  然而,从表面上来看,UAW的罢工是源于通用公司与其就薪水、医疗福利、临时工、就业保障等问题上未能达成初步协议,谈判陷入僵局,从而使UAW出此下策。然而,罢工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更为复杂且耐人寻味的。

  “为民请命”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曹德旺在《美国工厂》中曾说:“美国工人效率低,产出低,不能管,一管他们就找工会去了。”在他看来,欧洲工会的作用其实是变相保护了那些工作不努力的人,美国制造业的衰败就是由工会引起的。

  UAW曾因其为汽车工人带来的高工资和退休金而众所周知,然而时至今日,所谓“民权至上”的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真是为工人的权益而“鞠躬尽瘁”吗?

  据悉,就在UAW与通用谈判期间,该工会“后院起火”,领导层正陷入一场巨大的腐败丑闻。

  

  当地时间9月12日,UAW董事会成员 Vance Pearson 因涉嫌挪用工会经费而遭到美国司法部的行事讼诉。9月13日晚,通用汽车也借机表达了对此的“愤怒及关切”,称:赋予UAW的权力和信任被严重滥用,工会的高层没有任何借口牺牲他们所代表工人的利益,来充实自己的腰包。

  事实上,这也已经不是UAW首次陷入腐败风波了,在此之前,UAW与FCA之间腐败案相关的调查就已经持续了3年,简要而言就是美国联邦指控称FCA高管与UAW领导人相互勾结,贪污行贿,将用于员工培训的资金装进自己口袋。

  这项多年的调查导致UAW前劳工关系负责人Alphons Iacobelli锒铛入狱,在今年8月,美国联邦还使用搜查令突袭UAW主席的家,据外媒报道,FBI在车库掏出大量现金。

  

  虽然UAW在极力自证清白,但9月12日的刑事诉讼却让这份“清白”颇为无力,也让那些行业内寄希望于这个组织的普通工人颇感无奈。

  因此,腐败滋生的UAW真是为工人的权益而奋斗吗?我们或许要打上一个问号。值得一提的是,Vance Pearson预计将于当地时间9月17日在密苏里州联邦法院出庭,届时UAW却突然于9月15日号召罢工,并呼吁工人于16日上街游行的作法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细细想来其实事情的发展也颇有戏剧性,通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于UAW的罢工行为颇为失望,“我们是本着诚意来进行谈判的”,而腐败案缠身的UAW却喊着“为工会成员和这个国家工人阶级的基本权利而奋斗。”的口号展开了罢工运动。

  特朗普自食其果

  虽然UAW一度深陷腐败案件,但是无可否认其在美国工人中确实有着不小的凝聚力。通用汽车遭遇如此大规模的罢工还要追溯到12年前,当时通用汽车的两日罢工导致美国80多家工厂被迫停产,通用自身也一天亏损逾3亿美元。

  显然,通用深谙“罢工”的杀伤力。据了解,此次罢工的导火索是通用汽车决定关闭其在美国的四家工厂,而这将导致部分工人面临失业。

  在双方的谈判过程中,通用则表示工人工资福利实际相较于其他非汽车行业的工人而言已经够高,且公司已投资超过70亿美元,创造了数千个工作岗位,为工人提供加薪和福利改善措施。

  但即便如此,UAW领导层仍旧以“不相信能和通用达成避免罢工的协议”为由,开启了此次行动。然而,此次罢工事件的导火索如若再往前追溯,那么最后的落脚点或许仍旧是特朗普一意孤行的“贸易霸权”主义。

  

  通用为何要关闭其在美国的工厂?事实上这就是在这场特朗普以“维护美国经济利益”为由发起的“战争”中的无奈之举。

  在美国钢铁贸易保护措施的系列打击下,美国国内钢铁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从而价格上涨,汽车公司成本增加,直接影响利润,体量巨大的通用汽车自然遭到了重创。

  对此,通用汽车不得不做出“断臂求生”之举,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成本控制,于是去年11初通用北美员工裁员的数量占据了总人数的36%,此后又宣布陆续关闭美国本土5家工厂,裁员1.4万人。

  就是通过这一系列的成本控制,通用才得以实现11亿美元的成本节约,几乎占据了今年二季度24亿美元净利润的半壁江山。

  然而,通用“开源节流”所换来的利润上的起色,却或许因这场大规模的罢工而付诸东流,甚至美国汽车业都会因此雪上加霜。

  

  毕竟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车市就一直处于疲软的状态,据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美国汽车市场总销量下降2.4%,预计全年销量为1680万辆,这将是2014年以来美国新车销量首次跌破1700万辆。

  当下,美国车市严峻的环境还能遭受如此大规模的汽车工人罢工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若其他工人借此效仿,那后果怕也不堪设想。难怪在此次罢工事件之后,特朗普焦急敦促双方,“赶快聚到一起,并且达成协议!”

  严格来说,而今的这一局势,也未尝不是特朗普一意孤行后的自食恶果。

  现如今,美国车市自身之困局加之贸易战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让美国各大汽车公司不得不做出“裁员”、“关厂”的抉择,通用绝非个例,除此之外还有福特,然而车企的自救措施换来的是工人的不满,UAW与汽车制造商之间面临着新一轮的争端和谈判,稍有不慎就是“杀伤力”巨大的罢工运动。

  因此,纵观整个美国汽车行业,无疑正面临着极为棘手的恶性循环,如何缓解工人与企业双方的矛盾显然是目前的重中之重。

  简而言之,美国汽车行业的复苏之路道阻且长,面临着严峻挑战的绝不仅是通用,而最后落脚点则还是在于一意孤行的特朗普,需要看清形势。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