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发行总规模合计超过6000亿元 涉房产品2500亿元 - 西安新闻网-希望书店
西安新闻网

年内发行总规模合计超过6000亿元 涉房产品2500亿元

?

全年发行总额超过6000亿元的ABS信托产品和2500亿元房地产相关产品的长期盈利困境仍有待解决。

陈嘉陵

随着新的资产管理法规的出台,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将资产证券化作为其去渠道,去杠杆化,突破刚性支付和加强主动管理环境的关键战略领域。

作为CLO(信贷资产证券化)和ABN(资产支持票据项目)的主要发行人,信托公司拥有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15日,31家信托公司作为发行承运人,已在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行资产支持票据项目,总规模为1381.62亿元,同比增长240%。去年同期; 16家信托公司发行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总规模477.9亿元。元,同比上涨20.88%。

《中国经营报》根据中国资产证券化分析网统计,我们发现在信托公司发行的资产证券化产品中,ABS和ABN与基础资产和房地产相关的规模超过2500亿元。

但是,由于住房企业资本市场融资政策收紧,自2019年以来市场上ABS的发行量已经放缓。业内人士认为,“房地产业以外的市场是巨大的,作为基础设施,信托公司应该调整战略,增加非住房业务的储备。“

一家信托公司发行的ABS规模超过1000亿元

根据风电数据,截至2019年8月15日,全国资产证券化产品总额为.61亿元,同比增长22.48%,市场存量为4290亿元,同比增长37.68%。其中,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5105.43亿元,增长12.96%,占发行总额的42.43%。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554.62亿元,同比增长14.54%,占发行总额的46.09%。发行资产支持票据1381.89亿元,同比增长198.60%,占发行总额的11.48%。

近年来,随着资产证券化业务试点的重新启动、国家政策的支持和传统信托业务的收紧,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将资产证券化业务作为重点战略领域之一,并逐步投入了大量资金。人力物力资源。人才储备和业务平台。

作为信托业高度关注的转型方向,49家信托公司在68家信托公司披露的2018年度报告中提到了资产证券化,其中34家信托公司具体阐述了其资产证券化的发展。早在2015年和2016年,信托公司年度报告中就提到了“资产证券化”15次和31次。

目前,信托公司已成为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和资产支持票据项目的主要发行人。自今年年初以来,信托公司已发行证券化产品资产6100多亿元,市场占有率约51.32%,占总资产的一半。

自2019年以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共有31家信托公司担任发行载体管理人,发行资产支持票据项目,总规模1381.62亿元,同比增长240%;16家信托公司发行信贷资产证券化。里提。产品总规模4779.7亿元,同比增长20.88%。

根据中国资产证券化分析网络,建新信托,华能信托,上海信托,交通银行国际信托和工业信托等排名前五。其中,一家信托公司规模超过1000亿元,三家拥有500亿元至1000亿元,七家拥有100亿元至500亿元。就发行产品数量而言,华能信托,建信信托,上海信托,五矿信托及华润信托分别发行26,25,20,14及13。

此外,华能信托涵盖信托公司使用的最多样化的资产类型,包括公司贷款,个人汽车贷款,个人消费贷款,住房抵押贷款,应收账款,保理融资和小额贷款。不良资产重组等九大类。

事实上,信托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快速发展离不开政策引导和市场驱动。

从监管层面来看,资产管理的新规则,信托公司的渠道类别进一步压缩,“标准化”资产证券化业务符合监管激励方向,有利于信托公司从被动渠道角色转变为积极管理。

与此同时,近年来,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发展也在加速,为信托公司参与这一市场奠定了基础。平安信托资产证券部总经理舒磊告诉本报记者,信托公司主要从三个方面参与市场资产证券化业务。首先,担任受托人并发行承运人管理机构;第二,构成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基础信托受益资产;第三,作为承销机构参与资产支持票据业务。据了解,只有12家信托公司有资格承销非金融公司债务融资工具。

“信托公司在参与资产证券化业务方面具有天然优势。”百瑞信托博士后研究员谢云波指出,信托制度具有财产隔离功能,可以满足破产隔离和资产要求。包装在资产证券化的实践中。其次,市场将信托受益权视为相关资产。因此,信托公司可以扩展资产证券化业务链,以识别和培育具有商业潜力的基础资产。

供应链ABS占60%

根据中国资产证券化分析网统计,在信托公司发行的资产证券化产品总量中,房地产和房地产相关的ABS和ABN超过2500亿元,其中房屋抵押贷款超过2400亿元。贷款ABS,70亿元房地产投资信托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和45.5亿元商业房地产抵押贷款(CMBS)。

具体而言,就信托公司而言,建寿信托,交通银行国际信托,中信信托,工业信托等的大规模ABS发行; REIT和CMBS分别由Western Trust和Ping An Trust发行。

据了解,基本资产和房地产相关的ABS和ABN主要包括:个人住房抵押贷款ABS,房地产投资信托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住房公积金贷款,商业房地产抵押贷款(CMBS),供应链ABS,销售尾巴和物业费(可接受的帐户)类ABS。

但是,其中很多都不是房地产公司发行的,如个人住房抵押贷款ABS,住房公积金贷款ABS。根据沉万宏源首席分析师孟祥娟的统计,如果实际发行人是房地产企业,截至2019年7月底,房地产ABS将发行总计5306亿元,其中包括供应连锁ABS,CMBS和ABS的购买。 ABS和REITS的物业费比率分别为34%,20%,14%,12%和6%。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严格控制房地产信托外,由于政策收紧,房地产ABS的发行也放缓。一些受访者预测,由于监管影响,信托住房公司的ABS问题将会放缓。

根据申万宏源研究报告,2016年至2018年,房地产ABS分别发行591亿元,1266亿元和2195亿元,净融资额分别为569亿元,1146亿元和1587亿元。从2012年累计发行情况来看,碧桂园和万科是最大的房地产ABS发行人,分别发行740亿元和711亿元,平均收益率分别为5.9%和5.1%。

事实上,自进入2019年以来,房地产ABS的发布已经放缓。今年1月,6个房地产ABS被暂停审查半个月,涉及总金额204亿元。 4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ABS监管问答,禁止“房产服务费,商业房产租金无大量抵押(不包括房屋租赁)”ABS。

5月份,受房地产融资整体紧缩的影响,一些地方激进的“土地王”房地产企业暂停了债券和ABS融资渠道。当时,许多住房公司否认了记者并说他们“没有收到书面通知”。 8月13日,11家房地产公司暂停所有资本市场融资(包括供应链ABS),这引起了市场震荡,但许多房地产公司否认了这一点。

由于住房资本市场融资紧缩趋势,并受到大量增加的影响,从2019年底到7月底,房地产ABS已发行1105亿元,而净融资额仅为604亿元元。

此外,与这些房地产实体相关的ABS主要基于供应链ABS和最终ABS的购买。此前,天丰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凤斌在研究报告中指出,2019年上半年,房地产企业的ABS分布占供应链ABS的60%以上。他指出:“自2019年5月以来,ABS发行规模和非供应链审批规模大幅减少。供应链ABS的规模没有明显减少,或与供应链ABS相关存储系统。“

对于目前房地产ABS融资紧缩,舒磊认为“房地产行业以外的市场是巨大的,如基础设施,信托公司应该调整策略,增加非住宅业务的储备。”

报酬率微乎其微

“薪酬趋势没有明显改善,维持现状存在很大压力。”舒磊向记者坦言。

虽然流通占据了资产证券化市场的一半,但由于渠道化和低补偿率的作用,这一重要转型业务占信托公司收入和利润贡献的比例相对较小。

去年8月,信托业资产证券化研讨会上提到的一家大型信托公司结构融资部总经理表示,一般来说,ABS项目的信托薪酬不应低于千分之二,但在前一期间,中信信托的许多项目信托支付率已被挤到一万分之一。

如果是十分之一,产品发行总额为100亿元,信托公司的营业收入将达到100万元。谢云波向记者表示:“信托公司主要扮演渠道角色。同质化竞争激烈,营业利润自然相对微薄。”许多业内人士表示,信托收入难以弥补人事成本和信托公司之间的恶性。竞争不仅削弱了自己的实力,也导致参与者误解甚至瞧不起信托公司。

为了应对目前的低薪情况,舒磊认为,信托公司应通过围绕ABS业务提供增值服务,增加承保,投资能力和ABS前服务等综合项目的效益。

虽然信托承运人既具有法定专属地位,又处于业务链的中心,但信托公司在发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时面临一些关键问题和障碍。

信托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最重要的问题是角色渠道化。舒磊向记者分析了这一报告,交易总体安排,结构设计,领导协调尽职调查,产品营销等一般由经纪人,银行等主承销商完成。

此外,信托行业资产证券化业务的长期盈利模式尚不清楚。资产证券化投资银行业务主要面临角色渠道化带来的价格竞争。信托补偿一般较低,这对维持长期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构成挑战。建立差异化竞争的专业能力和投资能力的积极管理需要高额投资,因此信托业普遍在探索长期可持续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模式。

“在国际上,资产证券化业务是债券和股票以外的第三大证券业务,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舒磊表示,未来中国资产证券化市场将继续快速发展并长期存在,借鉴国外成熟市场,统一立法和监管标准,改善市场流动性,加快员工的专业素质。迫在眉睫。

“我们应该专注于提高各个业务部门的主动管理能力,特别是在资产的选择和调整,交易结构设计,定价等方面。”谢云波提醒信托公司做好人才储备工作,加强内部研究力量的合作。争取承保业务资格等方面。

主编:覃肄灵